吉安新干网

吉安新干网 新干门户 新干理财 查看内容

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共享单车最新调查

2019-1-24 12:39| 发布者: onion| 查看: 73| 评论: 0|原作者: 上观|来自: 吉安新干网

最近,嘉定老城区的居民发现,马路上的共享单车数量明显增多,其中不乏最新款的摩拜三文鱼单车。但如果开锁使用,又会在App上看到提示,提醒用户要在指定区域内骑行,如果骑出相关区域,可能会遭受额外扣费。


摩拜单车华东区政府关系总监朱乾解释说,车辆增多和扣费设置背后,是摩拜单车在精细化运营上的探索:一方面,出现在嘉定老城区的共享单车不是企业在上海市场做的增量,而是根据大数据测算,从黄浦、静安、普陀等区域调度了约2000辆单车到达嘉定,所有车辆都在市交通委信息平台进行过登记,具有服务资质;另一方面,为了降低企业在郊区的运营成本,摩拜单车也上线了电子围栏,电子围栏划定的区域能满足绝大多数用户骑行需求,所以不会额外收费,但如果用户突破了骑行范围,就需要付出更高的用车成本。


“行业进入了平稳发展期,不论是政府管理部门还是企业自身,都需要提升精细化管理能力。”朱乾觉得,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结束“价格战”和“数量战”,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方式也要变一变了。


与其做加法,不如盘活存量


对于摩拜单车将上海中心城区车辆调度到郊区运营的做法,不少专业人士认为,这是共享单车提高服务效率的有效途径之一。


“共享经济的核心价值在于不增加数量,而提高周转率,实现更高的效率。”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说。在不做加法的情况下,盘活存量,是典型的精细化管理方式,既能满足不同区域的用车需求,又能避免资源浪费。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曹钟雄认为,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了平稳发展期,此时的管理首先要破旧立新,“把残车、坏车、没有运营主体的车清出市场,把容量释放出来”。然后,通过以旧换新,在中心城区等单车使用频率较高的区域投放品质更高的新车,而将替换出来的旧车转移到郊区,“这既应对了中心城区减量和高品质投放的要求,又能把无效投放转移到其他有需要的地方去”。当然,他并不认为郊区只能使用旧车,而是认为共享单车企业在投放车辆时应当充分考虑不同区域的实际用车需求。


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城市规划师廖顺意认为,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面对市场上共享单车存量过多的现状,用好存量远比新加增量更重要,“对存量最重要的管理方式是督促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共享单车资源调度,使每一辆共享单车都能得到高效利用。可以说,总量控制对共享单车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推动企业更加注重精细化运营和全生命周期的管理,而不是一味投新车、进行低层次比拼”。


电子围栏用起来


除了盘活存量、提高车辆使用效率外,业内人士还认为,在共享单车市场全面推广电子围栏已经有了实施基础。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发现,摩拜单车并非唯一一个使用电子围栏的共享单车企业。在上海,哈啰单车也有电子围栏。从这些企业设置的电子围栏看,主要功能为两个:一是限制用户骑行范围,尤其在郊区,这样能减少企业的运营成本。二是约束用户的停放行为,即对禁止停放的区域划定电子围栏,如果用户将车辆停入其中,就会收到“禁止停车”的短信提醒,部分禁停区还会对不及时将车辆骑走的用户进行扣费。


业内人士认为,之前电子围栏的使用率不高既与行业竞争有关,也与技术不够成熟有关。


市交通委交通设施处副处长樊鸿嘉说:“以前,不同共享单车企业竞争激烈,为了避免流失用户,企业不愿意使用扣费型电子围栏;但现在行业已经进入平稳发展期,可以使用限制性条款规范用户的用车行为,加强对用户规范用车的约束。”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城市交通与轨道交通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洪洋也赞成利用电子围栏引入经济杠杆,约束用户的停车行为:“现在的行业已经不再是恶性竞争,可以奖惩结合引导用户文明用车。比如,摩拜单车的红包车有利于用户将违停的车辆疏导出来;而扣费型电子围栏有利于约束用户的停车和骑行范围。当然,政府部门也要引导,多规划一些合适的停车点,并通过共享单车企业的App进行主动提示,给出正面清单,多管齐下引导用户。”


在技术方面,之前部分电子围栏精度不够高,容易受高架等地理位置影响,从而发生漂移,引发用户和企业关于骑行和停放是否违规的矛盾。但现在,相关技术不断完善,电子围栏的正面作用已经显现。据摩拜单车介绍,他们在上海外环内设置了58个电子围栏禁停区,其中陆家嘴区域和国家会展中心区域为扣费禁停围栏,在进博会期间还上线了15个临时扣费禁停围栏,通过经济手段较好地约束了用户的停车行为。


智能化让用户、企业、政府都受益


樊鸿嘉还表示,从管理趋势看,共享单车应该更多应用智能化、信息化的管理模式。除了电子围栏,还可以引导共享单车企业与属地政府开展合作,提高监管效率和服务水平。


共享单车企业也认为,政企合作推动行业的智能化水平,最终的受益者是用户、企业、政府三方。朱乾告诉记者,上海是最早开始搭建“上海市共享自行车服务平台”的城市,这一平台最初的功能是单向数据传输、数据甄别,能有效约束企业的单车投放行为,“这让企业参与市场竞争觉得很公平”。更重要的是,这一平台的功能如今不断丰富,上海各区也搭建了子平台与市级平台打通,使得上海市共享自行车服务平台从单纯的信息汇总与查询平台发展为具有电子牌照登记、注销、新车置换和旧车报废跟踪等管理功能的综合性服务平台。平台上的数据面向政府部门和企业都开放,从而使得企业与政府进行沟通时,有了客观的数据,从而更好地与政府合作,给出更科学的共享单车投放和运营方案。


“上海很多属地政府的管理思路也很开放,创新了很多智能化、信息化管理方式。”朱乾举例说,浦东新区正在试点运营的“共享单车协同管理平台”及配套App端让企业觉得很高效,“这个平台可以实现很多功能,不仅对区域共享单车进行总量控制,而且能根据区域共享单车泊位数与单车活跃度的关系,科学设置区域单车数量单位阈值及不同预警。比如,红色表示需要减少车辆、绿色表示区域车辆状态平衡、黄色表示需要增加车辆。此外,系统对异常停放也有监控,企业通过系统配套的App可以看到停车异常区域的照片、时间、位置等,而且这些信息App会及时推送给我们,提醒我们处理。”他觉得,在共享单车的管理上,上海已经有了很多有效的探索,利用技术手段进行精细化管理,不仅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也意味着企业可以降低运营成本,“这是多方共赢的选择。”


(财经频道共享单车专题调查组成员:任翀、张煜、李蕾、张杨)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手机版|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

GMT+8, 2019-8-18 17:15 , Processed in 0.0779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2011-2019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