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干网

在外的新干人QQ群370721430 新干年轻人,新干大学生,新干交友群,新干交流群,大新干是我家~
新干网 新干门户 新干娱乐 旅行目的地 查看内容

斜风细雨访渼陂

2017-12-18 16:22| 发布者: onion| 查看: 9| 评论: 0|原作者: 刘晓雪|来自: 新干县报

摘要: 雨落下来,虽然只是毛毛细雨,可毕竟是初春的雨,密密细细的,从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落。我撑开伞,不一会儿,便领略到雨滴随着伞骨滑落的凉气。 此时,我在渼陂的房前屋后,慢慢端详着曾经气派非凡的古村。存于今的367 ...

    雨落下来,虽然只是毛毛细雨,可毕竟是初春的雨,密密细细的,从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落。我撑开伞,不一会儿,便领略到雨滴随着伞骨滑落的凉气。
    此时,我在渼陂的房前屋后,慢慢端详着曾经气派非凡的古村。存于今的367栋民居、15座宗祠,大多数是明、清建筑,青砖平铺到檐,同一规格的房屋连排七八栋,几栋便成一单元,巷道相连,巷门可开可合。听村里的老人说,原先时局动乱时,巷门还可落锁。
    沿着卵石和青石铺就的道路前行,细雨迷蒙之中,几百栋古民居素朴且儒雅,房前屋后二十八口水塘,波光潋艳,如密集的蛛网,交织于家家户户的门前,水来自渼水和富水河(王江),清溪活水,给古旧的街巷带来一股清新的洁净之气。随巷道行走,亦即随街旁溪水流向游走。阴凉的初春天光与古旧的墙垣,青瓦、门楼、巷苔,以及风雨剥蚀的痕迹浑然一体,昏暗的色调、虫蛀的门板,有如用一种冷峻、事实的灰色语言,确认一个村庄的古老,被蠹虫穿越的历史。只有被鞋底磨得光滑的鹅卵石和青石是油亮的,透着雨洗的色泽。而墙角石缝里钻出的几株绿草,伸展着叶片,鲜亮得蕴满生机,让古村更为苍凉。面向古街的那座老门楼里,青布衣衫的老阿婆正在纳鞋底,手腕上的绿玉镯子随着针线晃动,自有一份安详。雕花木窗有着复繁精细的图案,蝙蝠、鹿、鹤还是蜘蛛?倏忽有燕子飞出,让我忍不住望了望那梁上泥黑的燕巢,燕子衔泥一点点堆垒的麻嘟嘟的巢,唤起了我的某种久远记忆。不由自主,进了老门楼,又进到厅堂,满是雕梁画栋,几根立柱梁檐雕满了凸起错落的花草,与厅堂中悬挂的笔法精到,笔势飞扬的书法相得益彰,这是怎样的房屋主人,有着怎样的故事传奇?我急切切想知道,要知道这绝非雕虫小技,那都是极有内涵的。不过,天井里,几盆花,半缸浮萍却在细雨的润泽下,格外鲜嫩欲滴,与这木雕的梁栋相辅相成,这屋,既有历史的陈迹,又有草枯花落,生生不息的生命轮回,世间万物莫不如此啊。出得门楼,向老阿婆打听,老人家摇摇头,指着耳朵,原来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守着老屋的阿婆哪,与所有的老人一样,脸上满是皱纹,不一样的是她的安详,在这空寂的老屋里,时空凝固着,只是,素朴的日子里,心,不恐不惧,人,不慌不忙。



    800年的时光里,渼陂老街挤挤挨挨的是店铺,曾经,街旁那一座座飞檐翘角的两层雕花木楼,各为茶叶店、剃头店、钉秤店、棕衣店、弹棉店、面筋店、画像店、锡箔铺、石雕铺和草药铺……构成了真正的市井,粗糙却最有人情味的温暖地方。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古街就繁华不再,渐渐成为了一段有嚼头的历史。只是,那沸沸腾腾、嘈嘈杂杂的叫卖声,仿佛仍在木板旧壁、麻石门槛、青砖缝里此起彼伏。
    在渼陂村幽深的巷道中走,仿佛每一步都会踩痛历史的神经,不期然,苏醒过来的故事就会与你撞个满怀。还好,那些老屋的椽檩、屋架、歇山、马头墙,以及残破的墙垣都被修复很好。看来,渼陂人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心存永慕。
    南宋初年,梁氏祖先从陕西夏阳迁徙至渼陂,祖祖辈辈聚族而居,他们寄寓子孙瓜绵,派脉流长,更把营建祠堂视作终生的宏图大业。祠堂是一个村落布局中的核心部位,也是古村里装饰最美、地势最显的公共建筑。人们在此祭祀祖宗先贤,商议族内重要事务,解决家族内部矛盾。总祠为族祠,除总祠外,古村中还分布着分祠房祠家祠。那一幢幢青砖黛瓦、蓝灰勾缝的祠堂,具备了“徽派飞檐,赣风翘角,飘红流金,古韵恢弘”四个建筑特色,彰显着渼陂先人们的生活追求和审美情趣,凝聚了一代代族人的财富和心血,也体现着渼陂人忠、孝、仁、爱,思慕先祖、慎终追远的儒家情怀。这是岁月盖在渼陂大地的一枚枚印章,让后人在寻寻觅觅中得以窥微村落的历史,理清村庄的脉络。



    逆着时光,我来回穿行于那些祠堂小巷,步子放得轻极了,一座座历经千百年的老房子里,肯定珍藏了太多时光深处的秘密,我实在不敢将这蛛网和灰尘中沉睡的时光唤醒。“瑶山高拱千年秀,渼水低含万古清”。“肇基于斯喜紫瑶左峙芗城侧卧本地名山钟灵秀,发祥有自看渼水南来王江北绕中流砥柱汇渊源”。这些楹联或立于祠门或刻于祠柱,字是镏金,欧颜柳楷,它隐没于积年的灰尘中,可只要稍一擦拭,即金光灼灼,让人恍惚间觉得置身于光明正大的庙堂之上。永慕堂,梁氏总祠,堂中楹联二十副,全粉红石柱刻就,每联镶嵌“永”和“慕”两字,结构严谨,平仄工整。“忠”“信”“笃”“敬”四字祖训以两米之高的撼人气势,书写于永慕堂两侧墙壁之上。那些面目高古、含义深刻的文字,保存了来自遥远年度丰富的文化信息。它们使一座外表看起来古旧沧桑的村庄,有了历史、涵养和脾性,有了辽阔的视野和薪火相传的梦想,有了文化上的皈依和美学意义上的神韵。
    当然,它们一定还隐逸着家族的密码,躲过时代的风风雨雨,似一页页刻印在渼陂这本发黄的线装典籍醒目的引言,等待我们翻阅那一章章曾经的繁华与光荣,品鉴那一个个峥嵘的故事和传奇。



    “万里风云三尺剑,一庭花草半床书”,昔日古宅主人是何人,已经没人记得了。而从古村走出的三位共和国将军,同年参加红军,同年授衔,戎马一生的故事更为古村增添了几分传奇。将军展览馆也是将军的老宅,听讲解员说,将军投身革命后,想回家看看,却总不能如愿。听到这话,我愣怔了许久,想起了渼陂那么多的渡口和码头。当年那些走出渼陂的人们,解开系在卧龙樟的船绳,伫立船头,回望故园,会不会泪流满面?当然,也有归来的游子,怀揣一颗忐忑近乡情怯的心,拾阶上岸,踏进血液的源头!他们各自启程各自归航,在时光里擦肩而过,这并不影响他们身为渼陂人,在他乡孜孜以求。从古至今,一代又一代的渼陂子孙,不忘家国社稷,不忘感恩,不丢根本,守着祖训。他们在这块土地上默默耕耘、筑桥、引水、修路、建祠、兴教、报国、惠泽家乡,德荫后人。
    出得门来,细密的雨并没有歇息,渼陂特有的民俗“彩辇”表演也要等雨停。斜风细雨不须归,我看见永慕堂前的大水塘,几株垂丝柳,在雨中飒飒做响……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GMT+8, 2017-12-18 16:39 , Processed in 0.11438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干线! X3.2

© 2011-2017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