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吉安新干网

役牛在家乡正逐渐消失

2018-1-11 15:52| 发布者: onion| 查看: 10| 评论: 0|原作者: 曾海华|来自: 新干县报

摘要: 临近春节时,母亲从老家捎信来说,乡下牛肉要便宜点,帮你晒点牛肉干吧。确实,如今县城牛肉价涨到近40元/斤,而在家乡大概是35-37元左右,且能保证牛肉没被注水。春节期间,每家总要摆宴请客,牛肉这道菜普遍受欢迎 ...
    临近春节时,母亲从老家捎信来说,乡下牛肉要便宜点,帮你晒点牛肉干吧。确实,如今县城牛肉价涨到近40元/斤,而在家乡大概是35-37元左右,且能保证牛肉没被注水。春节期间,每家总要摆宴请客,牛肉这道菜普遍受欢迎的。
    时下,我们吃的牛肉多是来自专门饲养的肉牛,很多人迷恋役牛肉,认为役牛肉味更鲜美,从营养角度上讲,两者本无所别,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役牛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物以稀为贵,心里因素罢了。如果两者让我选择,我绝不会选择食役牛肉,这也许是缘于儿时的放牛情结。
    放牛曾是童年的重要组成部分。1984年,家乡开始实施“分田到户”政策,我家从村集体里分配到一头黄公牛,绰号“驳珠仔”,皆因它的两只犄角一长一短。这头黄牛耕田特别卖力,但脾气很倔,从不让人亲近,我放养了它几年,也未能获得它的好感。有回,一起放牛的伙伴们相约带上镰刀,去高田坎边割又嫩又肥的青草喂牛,太阳快下山时,每头牛都吃得饱饱的,小伙伴们都抱着各自的牛头戏耍,于是我也想抱抱,结果被它狠狠的用犄角扎了下屁股,引来大家一片嘲笑,我气呼呼的对着它吼;好你个没良心的家伙!
    家里第二头牛是只母黄牛,个头小,耕田能力较差,父亲看重的是它的生育,果不其然,第二年它便生了头小黄牛,这只母黄牛有些娇情,走路慢、吃草也刁,牵它出去散放,整个下午也只吃个半饱,傍晚牵它回家,祖母见牛肚子瘪瘪的,误以为我贪玩将牛拴在哪了,于是又挨了一顿骂!唯一能让它吃饱的办法,就是去割青草喂养,在一次割了大量青草喂饱它后,我躺在草坪上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慢慢感觉左臂什么湿热的东西摩擦,睁眼一看,原来是它在舔我手臂,也许是在表达感激之意。
    第三回放牛,正值我中专毕业,赋闲在家等着分配工作,这是头雄性大水牛,体格健、力气大,耕田有使不完的蛮劲,我大约放养了它4个月,大水牛嘴粗,几乎没有它不吃的草,也特别能吃。它的水性好,我常将它赶到村后小溪深水区域去,它游到溪畔,岸上那些绿油油的青草,只要它一经过,瞬间一扫而光;大水牛也易亲近,我常骑在它的背上,也曾将扎捆的柴枝让它驮回家,它毫无抵触情绪,甚至有时,我曾与它的头顶着“斗角”,它也挺配合的。可它一旦发起威来,还真会吓死人。一天,正牵着它在田埂上吃草,不经意,它发现不远处有只母水牛,倾刻吃草兴趣全无,挣脱缰绳,直奔那头母牛,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头与它一样强壮的雄水牛,也性趣正盎的杀将而来,两家伙“狭路相逢”,为了它们的爱情厮打起来,足足斗了一个多小时,大战了几百回合,仍不分胜负。大家怕出事,便用根长竹杆,在杆头上绑着稻杆,点燃,小心伸到它俩的斗角处,企图将它们薰昏,驱散开来,此举并未凑效,又鏖战了半小时,最终那头水牛落败而逃!它如王者一样赢得母牛的芳心。
    这三头牛,都曾是家里的重要资产,也都曾为耕田立下汗马功劳,但它们最终都成了餐桌上的菜肴。“驳珠仔”为我家效力了5年,伴我度过小学的寒暑假,在它迟暮之年,已无力耕作,父亲不忍宰杀,便将它卖给了村里的屠夫。那天清晨,屠夫牵着它走,“驳珠仔”似乎预感“大限”将至,久久的凝视着我,让人倍感心酸。屠夫将一块布遮住它的头,一斧头下去,“驳珠仔”应声倒地,掀开布,泪牛满面,何其残忍。第二头母黄牛的孩子在长大不足70斤时,因我的学费未凑足,父亲不得以将它贱卖给杀了,母黄牛后因耕田不力,父亲转卖牛贩子,不知去向,料想不日便成斧下之鬼。大水牛实则是因父母年迈无力耕作了,不再需要役牛,第二年也将它卖了。
    现今,在田间穿梭的都是“铁牛”,很少有人会豢养役牛,偶尔有,多是为了买卖赚钱,役牛在家乡正逐渐消失,也许将成为大家永远的记忆。(新干县财政局职工曾海华)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Archiver|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

GMT+8, 2018-5-30 17:35 , Processed in 0.08698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干线 X3.4

© 2011-2018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