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干网

其实没有人能看得清自己的脸。

2019-4-9 15: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 评论: 0|原作者: 艾栗斯|来自: 全民公敌

摘要: 一层白亮光圈,再叠加一层。越来越亮的光源中间生出一个黑点,犹如无边宇宙的黑洞,要把我的眼珠吸进去。凝望深渊的时候也会被深渊凝望,硬要盯着头顶白炽灯看的话,也会是同样的下场。我只能把视线从天花板上撤回。 ...

一层白亮光圈,再叠加一层。越来越亮的光源中间生出一个黑点,犹如无边宇宙的黑洞,要把我的眼珠吸进去。

凝望深渊的时候也会被深渊凝望,硬要盯着头顶白炽灯看的话,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我只能把视线从天花板上撤回。但涂白的审讯室找不到落脚,眼睛焦点四面碰壁以后终于投降,停歇在桌上颜色爆炸般的篮筐里。

“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似雪。”如果非要做描述,我贫瘠的语言只能想出这么多。其实除了纯色,还有各样花纹。有些像藤蔓,蕾丝刺绣盘根错节。有的像动物条纹,丝绸光泽却叫人想摩挲一把。薄纱一层瘫在那里的,仿佛会跟随气流满不在乎地飘走,被海绵填充起来的,则有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甚至有一件,内里应该是用了钢撑定型,不需主人的身体也能保持形状。

一声蔑嗤把我的视线拽回。抬眼时那人的鼻孔还在张翕,虽然身着警服,表情在热情洋溢的织物衬托下却略显轻浮。

“大晚上的,收获不错啊。”顺着他的话,我又忍不住往桌上看了一眼。与其说是赃物展示,更像是一场内衣的狂欢游行。

“不是我。”我虚弱地再次重复,仍旧没人理睬。

“怎么想到——从事这一行的啊?”

对于这种装腔作势的提问,唯一的合理回答好像只有:“因为我是个变态。”可我不是。内衣背后的主人身体,我也不是没有过幻想,但总之还没变态到这一步。比起身体,我更忍不住去幻想那些脸:眉毛根根分明,眉尾画成一个短促匕首。丹凤眼、桃花眼、吊梢眼,混杂憧憬或犹豫的光。红唇微张露出白牙,不经意地呼气、轻喘或是嘲弄……不知不觉间,我的指甲已经嵌入手臂。嗡嗡的高频刺响,已经分不清是来自头顶的白炽灯,还是我的太阳穴。

直到肩膀感受到一只手的温度,我浑身一激灵,转过身看到一张现实中女人的脸。齐耳短发,平薄的嘴唇紧闭,细淡的眉眼被皱着往上提。

 “这种小案子就不麻烦王哥啦,笔录我来就好。”面对审讯我的警官,她却像瞬间换了副面具,眼眉弯弯,脸颊笑出苹果肌。被她叫做王哥的警察明显受用,转身离开时眉毛上扬得要做撑竿跳。

 “说吧。”然后她在我面前端坐下来,坐得太直,感觉比我高出一截。

“说什么?”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她埋头开始记录。过了几秒没听到我开口,停顿笔,抬眼看我,额上显出淡淡的抬头纹。我还在怀疑她嘴角上翘是因为自己眼花时,听到她说:“不是你。”

“哎?”

“我知道不是你。这些,不是你偷的。”她看四周无人,就靠向椅背,耸耸肩,“我看过监控了。不过程序还得走完,所以,请你把知道的都告诉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手机版|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GMT+8, 2019-7-7 21:38 , Processed in 0.350788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2011-2019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