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干网

龙晓初选集

2019-7-11 14: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陈亚秋|来自: 今日新干

摘要:   夜雨寄北  不见日光,一些事物  似树木疯长  遗光阴以空房的人  才有资格说夜凉如水  他带来的雨,有时无法防备  给每一瓣花儿,每一朵云  写下不可复述的诗句  哀愁,垂首,欲绽还羞  这不仅 ...
  夜雨寄北

  不见日光,一些事物
  似树木疯长
  遗光阴以空房的人
  才有资格说夜凉如水
  他带来的雨,有时无法防备
  给每一瓣花儿,每一朵云
  写下不可复述的诗句
  哀愁,垂首,欲绽还羞
  这不仅仅是一场雨的全部
  还夹着雷鸣
  划出一道道闪电
  这多像午夜疯狂倾诉的人
  把南方所有的潮湿
  都指认——来自于北 
    
  消失的鸟语

  记忆中的鸟语已经远去
  在新的林荫大道上
  我们对自然的渴望更深一层
  残落的叶子 火山的灰 发烫的玻璃
  或是无风或是晚来风急
  海洋承载了历史的沉默 以浪涛、泡沫
  编织美人鱼的童话与飞鸟的身世
  还有那些虚构不能解构的
  不知它们会怎样被理解
  站在老家的大榕树下  
  这是群鸟欢乐的天堂
  我一遍遍追寻  
  它们曾经来过的痕迹
  
  碎 片

  当我切割起记忆
  佳人就在细雨中走来
  吻我——以无常的别离 
  
  那儿,是无生命的去处
  却有泪水在狂泼
  从一个海的缺口倒灌回天空 
  
  而伊人如春风飘远
  雨水骤歇
  我捡起她遗落的影子
  多年后再拼出她的轮廓 
  
  此刻她依偎在我肩上
  细雨再次袭来
  却是甜蜜的
  
  擦  拭
  
  老屋柴门的时间缓慢
  空间一片静寂
  到达灵魂居住的场所
  需走过长长的院子
  
  这些闭眼都记得的景物已落满尘埃
  不走的挂钟与蜘蛛结下的网
  相视而无语
  
  每次我跨进门槛
  呆望着墙壁披着破旧
  支撑屋顶的脆弱
  
  抹去桌椅上的那一片灰
  已是斑驳褪色
  愈想远离
  墙边的杂草却落地生根
  茂密翠绿
  仍在不断返青赶回
  
  写一封信

  写一封长信,比
  古时驿道还要长
  每个字是一粒石子,每个标点
  是一个模糊的路口
  混合着所有在深夜涌出的泪水
  榕树的根须缓缓探向,那株
  结尾处的三角梅 
  
  下雨的时候,信客们衣衫湿透
  回眸抱歉地看着  两头久远的来路:
  我们在这信的道路上  往往复复地行走
  走过一颗颗石子和一个个路口 却总是
  隔着云起云落时 空荡荡的回声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手机版|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

GMT+8, 2019-9-3 09:06 , Processed in 0.03696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2011-2019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