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干网

愿望是你平安快乐 外婆说,这就是我的愿望

2019-7-22 16: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 评论: 0|原作者: 陈亚秋|来自: 合唱团

摘要: 你有过这种经历吗?在一个岛屿上,四周是蔚蓝的大海,蔚蓝的天空,只有一朵白云飘在天上。你看白云看了一天。看星空看了一个晚上。看着太阳落进大海。然后太阳被大海浸润一新重新升起来。当我这样问外婆的时候,外婆 ...

你有过这种经历吗?

在一个岛屿上,四周是蔚蓝的大海,蔚蓝的天空,只有一朵白云飘在天上。

你看白云看了一天。

看星空看了一个晚上。

看着太阳落进大海。

然后太阳被大海浸润一新重新升起来。

当我这样问外婆的时候,外婆一脸呆呆地吐出三个字,没,没,没。

我说,那你要去体验一下吗?

外婆想了想说,七十多岁了啊,也该见见大风大浪了啊。

我说,七十多岁不都见了很多大风大浪了吗?

外婆说,我不一样的,我生活一直很……按照现在的话说,很和谐稳定。


因为外婆年纪大了又有高血压,考虑了再三,我决定用视频直播带她看看大风大浪。

外婆高兴地握着那部国产智能机说,科技真发达。


2015年的夏天,我和老枪、冠明哥以及几个朋友一起坐船,从象山的石浦港出发,去渔山岛。

登船前,老枪搂着蕾蕾说,别怕,有我在。

说完这句话就在船头被缆绳绊倒了。

此时外婆发过来视频问,船开了没?

我拿着手机说,马上就开了。

外婆在视频里左看右看,于是我拿着手机晃了一圈说,看清楚了没?

外婆说,我先做饭,一会儿再看。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船上一半的人都被晃得双眼迷离甚至上吐下泻。

因为海面信号不稳定,外婆发过来视频总是卡得无法交流。

船靠岸的时候,老枪晕得四肢无力,在过道上摇摇晃晃地拉着蕾蕾,顺手推了推我说,上……上岸了。

我猛地坐起,看了一眼窗外说,这么快到了啊。

于是立即给外婆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外婆说,刚才我都睡着做梦了。

我说,什么梦?

外婆说,梦到我坐船去台湾了。


在岛上,老枪则双眼无神,蕾蕾面色苍白,冠明哥一脸倦意。

到了晚上八点多,大家才有所恢复。

夏天的岛上有很多年轻人,大多在空地搭帐篷,大家就在这里聊天,喝啤酒,看星空,四周是星星点点的大海。

于是我对外婆开启了视频直播模式。


外婆说,太暗了。

于是我把四个手电筒都开了起来。

外婆饶有兴趣地在视频里看我们在岛上放孔明灯。我们准备了十多个孔明灯。

老枪在孔明灯上写,和蕾蕾这辈子下辈子十八辈子都在一起。结果点了半天的火,愣是没有飞起来。

蕾蕾斜眼看着老枪,老枪说,马上飞马上飞。

冠明哥说,哈哈,鸡打蛋飞,我来给你们示范一下。

冠明哥在上面写,明年赚个500万。结果晃了两下直接掉到了泥土里。

冠明哥默默无语,又放了三个,打火机都点烫了,一个都没有飞起来。

外婆在视频那头,一边放着电视机,一边看着我说,有问题。

老枪说,什么问题?

外婆皱着眉头说,愿望都太大太重了。

老枪撑着一盏新的孔明灯说,那轻一点轻一点,冠明,你写个50块。

冠明哥拿着打火机说,妈的,这盏50块的算你许的。

老枪说,你点不点,不点给你踹海里信不信?

冠明哥拿着打火机说,可以写个10万。

老枪叼着烟说,一会儿我才写5万,你要10万,不怕掉下来?

冠明哥继续拿着打火机说,妈的,我50块,你要5万?

外婆看着他们说,这孔明灯是支票吗?


我拿出一盏孔明灯对外婆说,你也许个愿吧。

外婆在视频里说,吃好睡好。

结果飞了约五米直接掉进了海里。

外婆一惊说,这愿望都太高了啊。

我又取出一只新的。

我说,再许一个愿望?

外婆想了想说,不要掉下来。


这是今晚我们第一盏放飞的孔明灯。当它飘向遥远的星空与大海的时候,就像一颗夜空中最亮的星,照亮我们所有人的内心。

我们都抬头呆呆地看了很久,老枪觉得颈椎病都快被治好的时候,问了一句,怎么被你们放上去的啊?

我拿着手机给外婆看孔明灯飞去的方向,外婆在视频里说,祝它越飞越高。

老枪说,行行行,统一都写,祝它越飞越高。

接下来的几个孔明灯都一个个慢慢飞向高空。

蕾蕾说,有星星又有孔明灯,真好看。

老枪说,我们十八辈子都会在一起的。

外婆突然从视频里蹦出一句,那真的是祖宗十八代都在一起了。

老枪一脸反驳不了的表情。



我看着一群孔明灯越飞越远,说,可惜一个愿望都没有写。

外婆说,有什么可惜的,不然一个都上不去。

我说,你这愿望太重的说法还挺灵的。

外婆说,站位,是站位不对,没有根据风向来。

我一惊说,啊?

外婆轻轻地笑了笑说,其实都是风向原因,但是你愿望写这么大有什么用?

我说,这是一种美好的祈祷啊。

外婆说,这是贪婪,哪是美好。

我想了想说,那人家十八辈子在一起,这怎么是贪婪,是爱情啊。

外婆说,我刚想说站位换一下,他们就讨论写几万了。


我面对星辰和大海说,你就没有愿望吗?

外婆说,愿望就是你平安快乐。

我说,我说的是你的愿望,

外婆说,这就是我的愿望。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说,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

而我,也许就是外婆的星辰和大海。


外婆总是舍不得挂视频,她说,又不要钱,我把手机电都充着了。


外婆说,这地方不错,有没有带女朋友来过?

我说,以后有女朋友就带过来。

外婆说,要找一个……

我说,人美心美对吧。

外婆说,找个不会晕船的。

我说,这个要求……

外婆说,也没事,有晕船药对吧,那其实人不美也没事的,可以化妆的啊,你看看那个蕾蕾那么丑,化了妆……

我一脸尴尬差点掐断视频,我说,你这话不能说啊。

外婆马上变了一个语调说,也不是丑,就是化妆化得好。

我说,好了,你该睡觉了。

外婆在视频里竖起一根食指说,所以呢,你找什么样的都没有问题。

然后一下子挂断了。

一秒钟后,外婆又发过来视频说,刚才脸不小心碰到了手机。

我说,没事,明天五点准时给你视频直播看日出。

外婆笑了笑说,我平时四点半就起床了,好了,再见。


我和冠明哥在帐篷里谈了一夜的人生,喝了十多罐啤酒,终于迎来了日出。五点整外婆很准时发过来了视频。

我们静静地向东面朝大海,看着太阳缓缓升起来。

外婆说,活了大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太阳。

我说,现场看更大呢。

此时,所有人都在拍照,我没有手机可以拍照,所以只能和视频里的外婆一起静静地看日出。

视频里外婆的神情那么严肃,那么出神,又会时不时再感慨一句,海上生明月啊。

我默默提醒道,这个是太阳……

外婆在视频里就说了一句年代久远的歌词,东方红,太阳升。

我说,这就对了。

太阳慢慢地越升越高。外婆好奇地在视频里探头探脑,看着海的那一头说,你说大海过去是什么?

我说,还是大海。

外婆,那再过去呢?

我说,还是大海。

外婆说,那再过去呢。

我说,还是大海。

外婆停顿了一下,看着我说,没完没了吗?

我说,再过去就是美国了吧。

外婆又恢复眺望的姿势说,那美国再过去呢?

我说,还是大海。

外婆又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说,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大海占了六七分,你没听说过三山六水一分田吗?其实田只占了一分。

外婆被我科普得一愣愣的,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就一分田,农民种田都种得累死,要是把种田改为抽海水,全世界的人当农民都不够用了吧。


我走到了渔山岛上的仙人桥附近,此桥是自然形成。落差几十米,下面波涛汹涌。

我对外婆再次开启视频。

外婆看一眼就转头说,小心,别掉下去了。

我说,风景可以吗?

外婆连连摆手说,太高了,手机换个方向。


我插着充电宝,给外婆开着视频。外婆更多的时候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一望无垠的蔚蓝海面,还有那个巨大的灯塔。

我说,这个灯塔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外婆惆怅地看着它说,比我还大呢。

我说,里面的守塔人最孤独最辛苦。

其实,外婆也像一个守塔人。

小时候我在外婆家,外婆几乎都是寸步不离地陪着我,照顾我。有时候别人找她去外面走走,她总说,家里有小孩走不开。就算附近走走,也是抱着我。小时候懒,总是不愿多走路,要外婆抱着走,外婆就说,腿打断算了,反正也用不到。


渔山岛有一段历史。

当年蒋介石败退台湾的时候,带走了岛上的所有人,有些没在岛上的人一回家,发现家里的一切都在,只是人都不见了。

外婆对这段历史非常感慨,说,还好,我们没有出生在岛上。

外婆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个女人和她女儿就这样分离了,女儿去了台湾,而她那时候根本无法去台湾,所以天天日思夜想以泪洗面。2000年初,她终于可以去台湾了,却因为终日伤心过度,精神出了问题,只能天天望着窗户喊她女儿的名字。

我听了感觉心里略微有点难过。

外婆叹了一口气说,等会儿,我给手机充上电。

看这样子外婆还有很多故事要跟我讲。

外婆把手机拿正,搁到桌上对着说,还有一件事情是这样的……说到一半外婆一扭头和外公说了几句,然后说,那这样,我先做饭了,到时候再说。

傍晚的时候,我坐在一块大礁石上,面朝西边看着巨大的太阳慢慢落下去。此刻的外婆没有空开视频,她一定在热气腾腾的厨房里忙活,洗菜切肉,拿糖放盐,叮叮咚咚,滋滋呼呼。


许多人都说,一个人趁年轻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爱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这世界上有一件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下辈子我们都不会再见了。

我觉得,更可怕的事情是,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此时广袤海面的西边,太阳再次变得温和,夕阳正在慢慢落下去。这就好像终有一天,时光会熄灭,岁月会消散,再亲近的人也会各自零落到那些星辰与大海里去,永不再见。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手机版|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

GMT+8, 2019-8-18 17:13 , Processed in 0.06444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2011-2019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