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干网

首例未婚冻卵案为何如此受关注 妇产医院被告上法庭

2019-12-23 22:26| 发布者: onion| 查看: 5| 评论: 0|原作者: 徐枣枣|来自: 今日新干

摘要: 新干网2019年12月23日上午10时,全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开庭审理,庭审持续一个小时,法院未当庭宣判。首例未婚冻卵案为何如此受关注,不想结婚,只想生个孩子可以吗?

新干网2019年12月23日上午10时,全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开庭审理,庭审持续一个小时,法院未当庭宣判。首例未婚冻卵案为何如此受关注,不想结婚,只想生个孩子可以吗?

庭审结束后,当事人徐枣枣(化名)表示,无论本案判决结果如何,她都会继续争取(冻卵)。

徐枣枣此前告诉界面新闻,2018年11月14日,她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生殖科咨询冻卵事宜,支付相关费用并进行检查。12月10日,徐枣枣携带检查结果再次到该院就诊,检查结果确认其身体状况良好,符合冻卵需要,但医院以无法为单身女性提供冻卵服务为由拒绝。

起诉书显示,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是对原告女性身份的歧视,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对男女平等,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等相关规定,侵害了原告的一般人格权。

起诉书显示,31岁的当事人徐枣枣曾于2018年12月10日,向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提出冻卵需求。但最终,医院以无法为单身女性提供冻卵服务为由拒绝了徐枣枣,尽管徐枣枣的检查结果确认其身体状况良好,符合冻卵需要。徐枣枣遂以受到歧视,侵害人格权为由诉至法院,要求医院提供冻卵服务,并承担诉讼费用。

对于案由,原告代理律师于丽颖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本案最开始是以医疗合同纠纷的案由立案,但是没有成功。后来则考虑聚焦到广泛的生育权上。但生育权在我国并没有明确的权利概念,所以最终选择了以侵害一般人格权作为案由。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2条规定了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具体人格权,这为具体人格权初步划定了范围。除此之外的人格权则统称为一般人格权。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则认为,医院是依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相关规定,认为徐枣枣的情况不符合我国现行相关规范要求,拒绝了徐枣枣的请求。

2003年卫生部出台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是卫生部组织有关专家对原于2001年出台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及一系列相关文件进行了修改。其中,在“实施技术人员的行为准则”中明确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本案的代理律师于丽颖则认为,其实在法律层面对单身女性‘冻卵’行为没有允许也没有禁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是对人类生殖辅助技术的一些规范,只是属于部门规章规定。“这个(《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一是效力层级比较低,二是它的时间也比较久远,可能已经完全不适合现在社会的进步和一些社会现象的需求,所以这也是我们案件的它更深层次的一个意义。”

徐枣枣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医院方的辩护律师在庭上表示,单身生育的技术可能会使单身女性的生育年龄推迟,可能还会造成单亲家庭等社会问题。

但徐枣枣并不同意这样的观点,“整体社会问题肯定不能由单身生育来‘背锅’,比如说离婚率的递增等问题。” 徐枣枣表示,“似乎现在我们的社会主流对于生育的可能性想象还是有一些狭窄。”

因为国内现没有医疗机构向单身女性提供“冻卵”服务,所以导致同样有生育需求的单身女性选择去国外进行“冻卵”,但这也意味着巨大的经济和时间成本。有在海外接受“冻卵”手术的女性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为了“冻卵”她总共花费了15万元。

尽管下次庭审时间还未确定,但徐枣枣表示自己会抗争到底。“我想完成‘冻卵’的目标,我还是希望能够穷尽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所有办法都去尝试一下。”

2018年2月,《财经网》记者曾专门针对此条例的实施情况打电话给吉林的六家医院咨询是否可以给未婚单身女性做人类辅助生育技术,均得到否定答复。

但民间关于应该放开“冻卵”的讨论、呼吁一直存在。2015年,女星徐静蕾公开承认,自己曾在两年前赴美冷冻9颗卵子,掀起关于“冻卵”的广泛讨论。央视制作了一期6分钟的节目,强调卫生部规定单身女性不能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的相关手术,并一再说明,即使有些医院允许单身女性冻卵,使用冷冻卵子时也必须提供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

徐静蕾宣布冻卵三年后,携程公司宣布,将拓宽公司生育基金的内容与使用范围,为企业中高层女性管理者提供最高可达200万元的费用,以及不超过7天的带薪年假,以让她们享有去国外冻卵这一“高科技生育保险”。

此外,也曾有律师向有关部门提出过建议。2018年7月18日,《中国日报》发消息称,上海律师李珺建议国家卫健委修改相关规范中不允许单身女性使用人工辅助生育技术(例如冷冻卵子或者试管婴儿)的规定,落实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对此,国家卫健委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表示,我国现行有关法律未禁止单身女性生育,卫健委将加强调查研究,逐渐凝聚共识,完善相关法律和政策措施,切实保障女性生育、就业和职业发展权益。

12月23日的庭审结束后,原告徐枣枣和代理律师于双双在法院附近一家咖啡馆,接受媒体采访。于双双称,“预计案件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对结果谨慎乐观。希望能通过这次个案,引起更多讨论,最终推动政策的改变”。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手机版|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

GMT+8, 2019-12-23 23:03 , Processed in 0.12938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香港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2011-2019 Xgan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