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干网

吉安新干网 新干门户 新干生活 查看内容

藏在记忆中的农科所

2019-5-22 17: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 评论: 0|原作者: 邓毅雄|来自: 华东交通大学

摘要:   三湖这块富饶美丽的土地上,大河激浪,绿树垂金,是张恨水笔下“风景幽绝”、“令人留念”的所在,是钟灵毓秀、人才辈出的地方。每次回家,一踏上这块土地,一阵扑鼻而来的泥土芬芳,一股涌入心田的亲切感,总是 ...
  三湖这块富饶美丽的土地上,大河激浪,绿树垂金,是张恨水笔下“风景幽绝”、“令人留念”的所在,是钟灵毓秀、人才辈出的地方。每次回家,一踏上这块土地,一阵扑鼻而来的泥土芬芳,一股涌入心田的亲切感,总是那样如期而至。
  今天经枫湖,到三湖街,虽已是季春,繁花散尽,桔花已谢,但大地翠绿葱郁,生机勃勃,尤其是枫湖下聂村,那熟悉的穿村道路,那印象中的老屋,那记忆中的老樟,引得人思绪万千。
  这是一条古道,一条沿着枫林湖,从赣江西岸的三湖街,经过枫湖下聂村,径直向西延伸,到袁河东岸、砚洲村的老路。想当年,张恨水往返于此,去饶家私塾,留下深刻记忆,并将此写入他的章回小说《北雁南飞》,现在这条路叫桔洲路。路的三分之一处,靠近上聂村的地方,有口岸草青绿的池塘,塘边有座供来往人们歇息和避雨的益寿亭。在亭子的对面,如今能见有几栋砖瓦楼房,虽然已经破旧不堪,瓦碎屋漏,甚至砖墙坍塌,可是,墙上的“抓革命,促生产”标语,和“毛主席语录”,明显透露了它们的年代,尤其是那栋旧楼房,虽只两层,但其门面架势威气,这在当年,绝不是民房,只有政府部门办公楼,才是这种正规的模样。这里就是早已成为历史的三湖农科所。
  讲起三湖农科所,在我们乡下,它还真的不简单。1936年成立,初名“江西省农业院三湖试验场”,出身就是省级单位,名称够大气。1954年改为“江西省三湖柑桔农科所”,1984年改名“新干县柑桔研究所”。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名称如何更改,我们当地百姓却总是称它“农科所”。
  当年,农科所面积一百多亩,以桔园为主,还有湖泊。所里的成林桔树,约有九十亩,除了试验改良的本地品种,如三湖红桔(八月黄、九月黄)、橙(甜橙、酸橙)、化红(也叫樟头红,系桔、橙的天然杂交种),还有一些移植引进、选育培育的品种,如椪柑、温柑、冰糖橙、华盛顿脐橙、金兰柚、沙田柚等,其中以金沙柚1-6号系列最为有名。从1959年开始,农科所用金兰柚为母本,沙田柚为父本,有性杂交,经过多年培育和观察,其中6号品种最佳,命名金沙柚。金沙柚果味清香,汁多脆嫩,甜酸适口,后味纯正,该项目获吉安市科技进步奖。在三湖,虽然没有成片栽种金沙柚,但各村各户,房前屋后,却都有零星栽种。我伯父家房前栽了两颗,每年收获的香甜柚子,成为回家时,犒赏我们的美味佳品。
  可惜,1991年严重冰害,三湖红桔遭毁灭打击,农科所桔园同样损失惨重,从此举步维艰,一蹶不振。2002年改制,折价将土地卖给上聂村,将场房卖给私人老板,三湖农科所结束了自己六十六年的经营,走入了历史。
  多少人在这里洒下了青春和汗水,留下了激情与辛劳,是否有人将他们记录,把他们铭记?他们曾经做出的那可圈可点的成绩,是否还有人知晓?
  今天路过,忍不住停车驻足,走进这杂草丛生的场区,走近这些砖瓦残破的楼房,在略微的伤感中,曾经的记忆,浮现在眼帘。
  农科所是三湖街与枫湖的必经之地,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我小学三年级到五年级,在枫湖小学就读,特别是五年级的时候,住在外婆家,而我外婆家在三湖街北侧,每天早上学、晚放学,经过农科所,一年四季,风雨寒霜,多少个来回。
  清早,“小呀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从外婆家,穿过村子边的一大片菜地,走过崎岖的田埂,来到一块十多亩的旱地东侧,地里一排排、一垄垄地栽着小树苗,有时树苗上包裹着白塑膜,这是农科所的苗木嫁接基地,塑膜包裹的,是新嫁接上的枝条。不知道技术人员们,又在试验培育什么样的种苗?有时,捡到那散落在地头的小小塑膜,也是一种童趣。从地埂走上大路,路两侧一公里多,都是农科所的园地。
  当年,农科所可是乡里老百姓认为“吃香的,喝辣的”好地方,是国营单位,是乡下百姓羡慕能拿工资的单位,主要从事柑桔优良品种的选育、繁殖、试验示范工作。
  在三湖桔乡,在郁郁葱葱的桔林中,房屋常是隐约可见,普通的农家砖瓦房,都是庐陵特色,唯独农科所的这几栋楼,风格独异,显得有身份,显得有气派。桔洲路在此,有个小拐,当年走到这里,自己就知道,上学的路走了一半了。
  每年清明前后,正是各种柑桔先后开花的季节。柑桔花都是白瓣黄蕊,红桔的花瓣较小,花香清甜,橙、柚的花瓣较大,且花香更加浓甜,说实在的,我更喜欢红桔的清甜香味。当一树树的繁华竟开,星星点点,簇拥枝头,洁白晶莹。有的含苞待放,纯白的一点点、一颗颗;有的盛开放艳,瓣儿开散,蜜蜂群绕,嗡嗡不绝。有时候,小孩子也学蜜蜂样,摘下一朵桔花,放入嘴里吮吸,贪婪那一点点甜蜜清香。树上的花太多,也不在乎小孩子的这点调皮。一树的繁花似雪,一树的落英缤纷,当桔瓣铺满树下,人们并没有暗香残雪的伤感,而是欣喜小小的桔果,慢慢长大。当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桔果不断地被自然淘汰,能够成为金果的,只需少数。
  是的,桔乡的春天,桔花的芬芳,飘荡在田间地头,飘荡在谷场村口,弥漫在整个三湖的天空,醉美在所有乡人的心田。若站在高处望,洁白的世界,如白云飘絮,浪漫而洁净。当然,桔乡的秋天,也是很美的。桔果金黄,挂满枝头,一颗颗,一枝枝,沉甸甸,晃悠悠,在这丰收的季节里,桔乡一天到晚,浸染在金灿之中,如晚霞炫彩,把村民的脸庞,都映照得笑逐颜开。这是家乡上了些年纪的人们,最深、最美、最幸福的记忆。
  农科所的任务,就是为了这繁花的美丽,就是为了这金灿的收成。农科所的园林更加茂密,树种更加繁多,花的季节就更加馥郁,果的季节就更加多彩。少年懵懂,走过寒暑,虽是表面的印象,却深深印在了脑海,以至有时在梦里,还来这里的桔园闲逛。春天的雨水,浇湿了裤管;夏天的朝阳,映红了书包;秋天的晚霞,辉映着大地。可是,说实在的,这一带有不少坟墓,有时放学晚,冬天的夜黑,一个人走在路上,还是蛮心悸的。赶紧走到农科所这里,见着灯光,听到人声,也就壮了一时的胆气。
  说到这农科所,我得提一下我的父亲,因为这里是他事业开始的地方。
  父亲十五岁参加工作,就是在农科所当工人,自1955年5月,三年半时间。这是父亲的第一份工作,由此成为家里第一个拿工资的人,农家孩子,有了份正式工资,当时是十分令人羡慕的。由于爷爷去世早,家里穷,这个工作机会,家里看得很重。但小小年纪,没有技术,只能类似于旧时候的当学徒。父亲对农科所的回忆,却并不快乐。他说:干活老是被人欺负。如去农户家收大粪肥地的这重活,也安排小孩的他去,而有些农户在大粪里掺水,自己没有经验不知道,收回来后,还要被“批评”。倔强的父亲,选择参军,离开这里,虽然家里极力反对,父亲还是拼力坚持,如愿入伍,以此为起点,走上了人生新的道路。部队和军校的生涯,是父亲年轻的时候,最辉煌、最幸福的一段日子。虽然有些回忆不太好,但从人生的经历来看,毕竟在农科所是父亲的第一份工作,所以也就常听他念叨,好的坏的,念念不忘。这也是我对农科所,多一份感念、多一份记忆的原因。
  如今的三湖桔乡,本土的红桔,虽然品相好,大红袍,但鲜果太酸,市场行情不佳,老百姓种植的积极性不高。每年秋收后回家,总能见着许多的桔树上,挂着老乡不想采摘的果实,有的整树整树。问问原由,说是摘了卖不出去,也是烂在家里,还不如不摘。每每如此,我都想,谁能够将品种改良改良,既留存住三湖红桔的品牌,又改善果品果质,增强市场竞争力,解桔农之困,排乡亲之忧。可惜,曾经致力于此的三湖农科所,没了……
  忆三湖农科所
  一方宝地孕传奇,桔果飘香树甸枝。
  致力农科风雨里,倾心良种雪霜时。
  温柑屋后葱茏涌,金柚房前馥郁吹。
  六十六年行坎坷,功劳簿上已留诗。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新干门户|新干论坛|手机版|吉安新干网 ( 粤ICP备14065158号 )

GMT+8, 2019-11-17 03:12 , Processed in 0.0335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新干线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2011-2019 Xgan Inc.

返回顶部